欢迎光临,大神!
首页日月同辉 第853章 女皇的皇冠

第853章 女皇的皇冠

    倪意尚见此情形,心下畅快不已——情势比他期望的还要好,比起让林知秋画展失败,这样先将其捧上云端,再狠狠地摔落尘埃,打击更厉害。https://www.25kanshu.com

    得到了再失去……

    想想都替他心痛!

    可惜,今日来了这么多人,林知秋这个正主儿却没来,也不知是什么缘故;若那书呆子来了,亲耳听见这些人叱他利欲熏心,恐怕会羞愤欲绝。

    倪意尚深感惋惜。

    火凰滢已到近前,笑道:“二公子年幼,心性又纯良,怎知有些人心思龌龊,非你能想象。”

    王均忙道:“倪兄他们并非龌龊……”说到这懊恼地住口。他听不过倪意尚等人对林知秋的践踏,但也不愿帮着火凰滢对付文人士子,毕竟双方站在不同立场,而且倪意尚也没说错,但凡有尊严的男人,谁会将妻子的百样姿态展出来供世人评头论足?他在京城跟火凰滢打过交道,深知火凰滢的厉害,对她这一番离间之语很是无奈。再分辨下去,他里外不是人了。唉,要是哥哥在就好了。

    火凰滢已逼近倪意尚,轻蔑道:“你想把媳妇的画像在这里展出,还没资格呢,哪怕画得再传神也没用!”

    倪意尚气急道:“你……”

    火凰滢一个旋身,姿态万千,美目环视众人,道:“这些画,是奉月皇之命展出的。月皇行事,自有深意。后院还有一间展厅,等你们看完那里面的画,再评论不迟,眼下且莫要口出恶言,免得影响他人,坏了读书人的形象——”环视一圈,最后目光重新落在倪意尚身上,中肯地评道——“本官瞧你这副嘴脸,像极了那市井之徒,浅薄、无知,还不如他们心性朴实、心地善良呢。”

    李卓航凤眸盛满笑意,看着火凰滢,心中赞的却是自己女儿:能把风尘女子调教成这样,瑶儿用人的手段已是出神入化。——他把简繁的功劳一笔抹杀了。

    倪意尚气得直哆嗦,两眼直直地瞪着火凰滢,心里恶毒咒骂“千人压万人睡的贱人”,嘴却闭得紧紧的,唯恐真把这话骂出来,坏了他读书人的形象。再者,他不知后院展厅到底有什么,因此不敢轻举妄动。

    周昌等人均凛然:

    李菡瑶有什么用意?

    王均、聿真、谨海狐疑万分,急忙再看墙上的画,更加用心揣摩,想看出深意来,以免被对手笑话,或者落入陷阱,然看来看去都是刘诗雨,一人百态。

    那么,答案在后院了!

    周昌沉声道:“既然后院还有展厅,咱们就去瞧瞧。”说罢看向李卓航,意思请他带头。

    这是他谨慎。

    谁知后院有没有陷阱,谁知这不是火凰滢的诱敌之计?

    还是小心为妙。

    李卓航伸手道:“请——”

    说罢率先向后院走去。

    落无尘、刘诗雨、欧阳薇薇都紧跟其后,经过倪意尚等人身边,连个眼角余光都欠奉,就这么昂然走过去,彻底忽略了他们,藐视之意一目了然。

    那边,火凰滢美目溜溜一转,殷切道:“各位请——”端的是彬彬有礼,若不是满眼看好戏的期待,众人怕要被她弄糊涂,只当她心胸大度、言语真诚了。

    王均等人都跟了上去。

    倪意尚强忍着心头不安,咬牙对同伴道:“走,去领略月皇的深意!”说罢也跟了上去。

    进入二院,尚未走上台阶,众人远远的便瞧见上房门户大开,虽不能看清里面的情形,却瞧见中堂之上高悬的匾额,除李卓航外,其他人都停下脚步,仿佛被一股威压给阻住了。

    匾额上四个大字:

    群英荟萃!

    如果说前面“一叶知秋”四字展现的是天高地阔、云淡风轻,这“群英荟萃”四字则雄浑深厚、霸气凛然,仿佛高高在上,仿佛在云端俯视众生!

    威压之气,扑面而来。

    众人均感到窒息——

    越通晓书法的人,越感威重。

    匾额下似还有一幅画,也不知画的什么,从外面看进去,光芒闪烁,刺目眼花,难辩真容。

    倪意尚震惊万分,眼角余光照见落无尘等人都已躬身参拜,如拜谒君王,不禁发抖。

    又是李菡瑶题字!

    里面到底有什么?

    但他隐隐明白一点:林知秋又要借李菡瑶的光了,只不知如何借法,有没有把柄示人。

    李卓航早进去了。

    落无尘等人已经上了台阶。

    黄修、周昌紧跟着他们。

    王均带着使团的人也上去了,倪意尚却还迈不动脚步,不敢上前去揭开真相。他想先看看众人的反应再说。

    落无尘等人镇定自若地进入厅堂,而黄修、周昌、何陋、魏奉举等名儒却像着了魔似的,昂着头,木木地跨进去,周昌进门时,还差点被门槛给绊倒,与他并行的黄修却无知无觉,也不知扶他一把,亏他眼疾手快扶住了门框,才没有跌个嘴啃泥,站稳后,急急忙追进去。

    王均在台阶上便看傻了,喃喃道:“这是……”

    唐筠尧只朝内扫了一眼,便转向身边士子,低声急促道:“快,去请谢相来!”

    那人也看清了里面情形,应一声“是”,转身就跑下台阶,两手拎着袍角,拼命向外跑去。

    唐筠尧扯了一把王均,两人并肩进入厅堂。

    倪意尚再忍不住了,随着众人进入上房。进去后,目光一扫,堂内布置一览无余:这是一间比前厅更宽敞的大堂,既深且阔,墙上排列着许多画框,彼此间距三尺,一人高矮,大小均一致,画框全是紫檀木。有些画框内是空的,有些框内嵌了画像,有落无尘、火凰滢……不过都身着官服,数了数,约有十几幅。最引人瞩目的是中堂匾额下那一幅,画中人是一位少女,头戴皇冠,身穿龙袍,国色芳华,威压无边;其皇冠以一圈金冠为底托,上面装饰各色珍珠和宝石,或大或小,排列有序,灿若星辰,拱卫着一轮银月。——刚才就是这些珠宝折射的光芒晃花了大家的眼。

    倪意尚总算明白为何大家会吃惊了:眼前的布置,就像唐朝太宗为表彰功臣而建立的凌烟阁,由阎立本绘制功臣图像,褚遂良题字,林知秋就好比阎立本。


同类推荐: 读书成神我是圣光骑士异界兑换狂人末世之路过而已末日骸狂无限的冒险超神级穿越变身软妹的机甲物语